特大走私穿山甲鳞片案告破逾23吨约5万只遭杀戮

特大走私穿山甲鳞片案告破 查获走私穿山甲鳞片十余吨

姜片作伪装 查获走私穿山甲鳞片10.65吨

经过清点,装着穿山甲鳞片的麻袋一共306包,总重10.65吨。犯罪团伙走私这些穿山甲鳞片,不但用姜片作掩护,还在麻袋上用英文字母做了标记,以区分姜片与穿山甲鳞片。后经查证,该团伙2018年11月以来走私还走私穿山甲鳞片两批,重12.56吨,总共涉嫌走私穿山甲鳞片23.21吨。

杭州海关缉私局温州分局民警 冯晨雪:走私分子走私穿山甲鳞片进境的成本大约在每公斤80-150元,他出售到市场上价格可以达到800元左右,所以利润空间有十倍左右。

据了解,一只穿山甲身上约有0.4到0.6公斤鳞片,走私23吨多鳞片,就意味着近5万只穿山甲惨遭毒手。

台湾地检署在侦讯后依侵占公有财物罪嫌重大,且有勾串证人嫌疑申请羁押禁见,获台湾法院裁准。

昨日(12日),台检方传唤周姓男子、厂商罗姓男子到案说明,周姓男子承认所犯罪行,但罗姓男子则表示并不知情。台办案人员在对目前掌握的信息进行梳理后怀疑周姓男子仍有款项未被发现,称将进一步比对相关报账、交易等资料,以厘清是否有其他共犯。最后周姓男子被羁押禁见,罗姓厂商交保5万元。

经过近一年的侦查,杭州海关缉私局近日与温州市公安局联合侦破一起特大走私濒危野生动物及制品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8名,查证涉嫌走私穿山甲鳞片23.21吨。

姜海峰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廉洁纪律和工作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犯罪,性质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国船舶集团有限公司党组研究,决定给予姜海峰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缴其违纪所得。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重庆市监委研究,决定将姜海峰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穿山甲还被列入国际公约附录I物种,禁止国际贸易。海关缉私部门表示下一步还将与当地公安机关进一步联合办案,追根溯源,将走私团伙的上下线彻底打掉。(央视记者 孙树文 侯西魁)

有网友表示,之前台军就有很多士官不把军纪当一回事,还有的在军队出了事的军士官就直接退休,最后还可以领退休金,怒斥称“这都是什么烂军人啊!”(海外网 张莎莎)

温州海关财务科副科长 陈志恒:海关提醒,穿山甲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违反国家规定,未经国家主管部门的批准,非法收购、销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和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需要承担相应的刑事法律责任。

温州海关缉私部门今年9月侦查发现,广西某地黑市销售的穿山甲鳞片发货人为温州的姚某和王某。10月底,缉私人员侦查中获得线索,犯罪团伙在境外的嫌疑人蔡某,将组织一批穿山甲鳞片走私入境。

藏有穿山甲鳞片的集装箱混装在四十多个集装箱之中。运输这些集装箱的是一艘千吨货船,该船趁夜晚从釜山开到上海一个小码头,将货物偷卸入境,而后再转运到温州瓯海。当天,团伙头目姚某、王某正组织人员接货时,由海关缉私和当地警方组成的专案组民警出现在他们面前。打开集装箱,里面堆满了用麻袋装的货物。

温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二大队大队长 陈凌:装姜片的麻袋堆积在外部,穿山甲鳞片他是放在集装箱中部偏后部的位置,整个用姜片把它包起来,我们如果采取这种秘密抽检的方式肯定是一下子查不到。

温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二大队大队长 陈凌:当时我们心里是非常复杂的,一个是非常振奋,觉得这么大的案件破了。但是另外一个复杂的心情,因为穿山甲毕竟是一个野生动物,对我们人类来说是有益的一种动物,这么多的鳞片不知道要有多少穿山甲被杀死,我们心里可以说既是振奋,又是心痛这么一个感觉。

利益驱使 近五万只穿山甲被杀戳

杭州海关缉私局温州分局民警 冯晨雪:首先由蔡某负责在尼日利亚把穿山甲鳞片采购完成,委托境外专业的走私团伙先走私到韩国的釜山港,温州的姚某和王某他们再委托另外一批境内的专业走私团伙,从韩国釜山港有大概四十几个集装箱(走私)进来。

今年,我国网络提速降费年度任务超额完成,“携号转网”全国实行,IPv6基础设施全面就绪。电信普遍服务试点扎实推进。精心组织农村宽带网络专项整治。整治骚扰电话、清理“黑宽带”、打击“黑广播”“伪基站”和App侵害用户行为等取得明显成效。

会议透露,预计全年全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收入增长15%,电信业务总量(上年不变价)增长20%,互联网行业收入增长20%。

据办案人员介绍,走私23吨多穿山甲鳞片,为近年来全国海关缉私部门查获数量最多的一起此类走私案。因为穿山甲鳞片被认为有药用价值,市场利润空间较大,所以在利益的驱使下,很多不法分子就去捕杀穿山甲,这对濒危野生动植物种的生存环境造成了极大威胁。

综合台湾“联合新闻网”和“东森新闻云”报道,去年(2018年)退伍的周姓男子曾为台空军上士补给士,服役于屏东基地的联队,主要负责采购队上所需的文具、五金、清洁用品等,不料他购入报账并取得款项后,随后就联系厂商办理部分商品退货,因采购数量众多,若无清点根本看不出来。台检方追查后表示,周姓男子用此种方式,在2017年至2018年间持续私吞公款近10万元。台湾高雄地检署搜索其住处,扣得iPhone手机等大量3C产品,初步判断被私吞的公款被周姓男子用来购置新款手机、蓝牙喇叭等高价电子产品。

经查,姜海峰丧失理想信念,忘却初心使命,对抗组织审查,长期从事迷信活动;违规收受礼品礼金、接受宴请、接受旅游安排;对应当报告事项不如实报告;参加赌博违法活动;经济上贪婪,损公肥私大肆“围啃”国企,与不法供应商沆瀣一气,大搞权钱交易,严重破坏所在国有企业的政治生态。